重来

2016年。周一。晨会。

何Sir带着沉重的神色走上了讲台。吵闹的人群霎时间安静了下来,扩音器滋滋的噪声突然变得格外清晰。

“下面我宣读一个严重纪律处分。杭州外国语学校剑桥高中高三D班猫咪同学无视学校警告,在考试期间恶意破坏学校网络通信设施,协助他人查阅答案,经学生处讨论,决定给予该生开除学籍处分”…

我的泪水再一次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。

中午,雨依然没有停。远方望去,依稀可见绿色的山脉上蒙上了一层薄雾。下课铃还没有响,就有同学从教室里走了出来,走向食堂的方向。体育馆里拍球的声音依然能传到远方。一切都不会因为我的即将离去而改变。过不了多久,这里就会遗忘我曾经存在过的事实。我拿着行李站在学校大门口,向里面望了最后一眼。父亲早已开着车在门口等着我,它默默等着我一步一步走出校门,什么也没有说。回家的路时如此遥远,如此漫长,也如此安静。到了家,我下车的时候,父亲只是说了一句,“回家了,好好休息吧”,便匆匆离去了。

家,依然是那么一个温馨的地方。几天前晒过的被子依然有着淡淡的香味,充满了整个房间。桌上,放着我最喜爱的苹果电脑,可是今天我却只是把它丢在了一旁。从包里拿出iPod想放自己最喜欢的音乐,却一遍一遍浏览者播放列表,不知放哪一首好。手机早已没有了电,我也失去的再把它打开的兴趣。桌角,凌乱地堆着基本我最喜欢的原版书,和几张之前画的画,我的眼泪又差点流了出来。时间无法倒退,之前的时光再也无法找回。我只好呆呆趴在桌上,想象着如果我能回到从前,我一定要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美好。不知不觉,我在桌上睡着了。

梦里,我来到了伯克利大学。深夜,路上没有一辆车,没有一个行人。我独自一人走在去电脑机房的路上,完成没做完的作业。平日里彻夜通明的机房,今天不知为何一盏灯都没有亮。只有窗外照进来的月光洒在地砖上,在墙上投出点点光斑。我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,打开了电脑。忽然,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一阵隐约的脚步声,也许是有什么人来了吧。他一定是一名优秀的计算机学生,因为很少有人深夜还来这里学习。只听见“哗”的一声,头顶的灯突然都亮了起来。一个人影从我面前闪过,我却无法辨认他的面容。紧接着,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模糊,我连忙抓住电脑屏幕,可是它在我手里就像融化了一般。几秒钟不到,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,变得一片雪白,只有头顶灯的轮廓还能分辨。

“猫咪,今天怎么睡懒觉啦?灯都开了还不起床!”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
这分明是小王的声音!我到底在哪里?在梦里吗?我不应该在家里,趴在桌上吗?我的意识渐渐清醒了起来。我躺在床上,头上是一块木板,边上一盏亮着的灯照得我睁不开眼。白色的墙,绿色的桌子,半开的柜子里面挂着一套西装。我心里一震,猛然坐了起来,头重重地撞在了那块木板上,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。也许我确实不在梦里吧。上面,传来了一个人翻身的声音。

“猫咪你没事吧?”

这是小杨的声音!我终于意识到,我在寝室里。我怎么会出现在寝室里?小杨?小王?他们是真的吗?我抓起床边的衣服穿上,跑到窗口向外望去。鹅软石路边,长着青翠的草。小溪流淌,树上鸟儿鸣叫。这…难道真的…我不敢再往下想了,我只知道,有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在了我的身上…

保护个人隐私,文章中名字均为化名